蘑菇租房爆雷调查:长租公寓服务商资金链为何断裂?

文/杨俏

编辑/郭璐庆

长租公寓的风险继续暴露。

近日,在蘑菇租房上海办公室门口,多人聚集上门维权,引发市场对于蘑菇租房的高度关注。

2月4日凌晨,蘑菇租房创始人兼CEO马晓军发布公告表示,由于2019年初融资未到位,加上战略失误、人力成本激增,公司陷入经营危机。加上受到疫情影响,公司核心团队停薪、员工欠薪缓发、创始团队向银行贷款、向朋友借款筹资了千万元加上机构股东贷款支持才算是度过难关。

然而,由于近期有部分提现延迟到账,大量公寓商户上门催付,部分商户拿钱心切,甚至发生了员工被殴和暴力砸抢事件。随着事件的升级,也直接导致谈好的投资方失去信心。

天眼查APP显示,蘑菇租房成立于2014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租房”模式的开创者,为公寓商家提供公寓SaaS管理系统,除了管理房源以外,还对接流量、电子合同、金融、支付、大数据、智能硬件等多元化产品服务。

马晓东为蘑菇租房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2.86%,上海云锋新创投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53%。

“公司高管不会离开上海,随时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将尽最大努力配合投资的相关谈判,希望房东能够给一些时间。”马晓军称。

暴雷前已显端倪

西安房子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π客公寓的负责人张珂已经与蘑菇租房合作有5、6年了,通过使用蘑菇租房的服务系统,连接房东与租户,收取租户房租、提交给房东房租。

从去年7、8月份的时候,张珂似乎感知到了蘑菇租房的异常。“去年提现的时候都是秒提,后来变成了隔天提,再后来变成了二三天,然后一个星期,到了七八月份的时候,必须催才能提现。”

广州房东阿麦也是出现了同样类似的情况。几年前他与蘑菇租房签订了电子签约服务,因为蘑菇租房对接了支付宝平台,可以实名认证,可信度高。租客使用系统交付租金,每一笔扣除千分之三的服务费,然后她在蘑菇租房平台上提现。

2020年10月之前,阿麦在使用蘑菇租房提现的时候,都是隔天到账。之后,到账期限开始延期,从年底的三四天到账延长至9天左右。

“直到2021年1月份上旬,很难提现到账的情况就出现了。”她说。

上海房东金城也是如此,在2021年1月12日提现最后一笔款项,10个工作日到账之后,再提现的时便发现无法到账的情况。

不只是他们,包括其他的房东、公寓等,都相继出现了到账延迟的情况,多则长达近2个多月。直到最近几日,上海蘑菇租房办公地点出现了全国维权的房东围堵,质疑其资金去向,一事才将蘑菇租房疑似暴雷推向了舆论高潮。

张珂表示目前在蘑菇租房里还有10多万资金未提现,房东阿麦有17万未提现。据AI财经社了解,未提现的金额远远不止这些。

针对蘑菇租房爆雷一事,创始人兼CEO马晓军凌晨发布公告,表示目前已经吸引了2家战略投资方有意向投资,其中1家已经走到签字打款流程,由于近期有部分提现延迟到账,事件的持续发酵,导致谈好的投资方信心丧失。

“望房东方能够给一些时间,让蘑菇租房能够与潜在资方、并购重组方的谈判提供一个平稳的环境,撑过难关。”他表示。

张珂认为,延迟到账并不是近期才有的事情,而是去年年底就已经出现了的状况。

此前,据金城介绍,其对接的客户经理告知,2月3日公司会召开股东会议商讨此事。后续金城再次联系他的客户经理时,电话已经接不通,股东会也没有了下文。

目前的情况是,公寓无法提现,无法给房东支付房租,不能让租客续租,也无法退还押金。

房东阿麦在1月25日偶然发现了平台上租户的支付通道无法自主关闭,才意识到不对劲,立马通知了租户转线下交易,及时止损。“但还是有部分租户习惯性在平台上支付房租”。

AI财经社在支付宝上已经无法搜索到“蘑菇租房”小程序,闲鱼上搜索正常。询问支付宝客服人员表示,就蘑菇租房小程序下架,他们并未接到通知。小程序下架,是需要第三方商家与支付宝协商后,再做处理。

同时,AI财经社登陆蘑菇租房微信小程序,房租租赁仍可正常交易,询问某一管家,管家告知此平台出现了问题,需要其他的联系方式继续沟通租房事宜。

AI财经社拨打了蘑菇租房的客服电话,电话可正常拨通,但无人接听。

法人变更、蚂蚁退出

蘑菇租房目前已经完成了5轮融资,其中不乏蚂蚁金服、云锋基金、IDG资本、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从2017年,蘑菇租房获得蚂蚁金服3000万美元战略领投后,接入了支付宝、闲鱼等入口。在支付宝上线租房小程序后,3个月内便吸引了67万用户,日峰值交易额突破了3400万元。

免费模式3年后,蘑菇租房在2019年上线了收费模式,根据系统功能的不同,分为标准版、专业版和尊享版三个版本。据一些房东向AI财经社透露,专业版的是8000元服务费,标准版有交4000元的服务费,也有交4588元的服务费。

房东阿麦表示,蘑菇租房的系统能给她们带来管理上的方便,与蚂蚁金服对接后,即便蘑菇租房开始收取年费,他们也会继续付费使用。

公开资料显示,蘑菇租房平台汇聚超30000家公寓出租机构,入驻平台房源超过400万间。业务覆盖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近20个城市。

“看过去蘑菇租房的融资背景,做梦也没想到会出现暴雷的情况。”张珂感叹道。

“去年催账的情况下才能到账,说不定那个时候资金就出现问题了。”联想到1月份的法人变更,他更为迷惑,甚至猜测“是不是跑路了”。

天眼查APP显示,2021年1月6日,蘑菇租房的法定代表人变更,马晓军退出,新增了许铁根。

马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解释称,“因为公司之前的裁员补偿问题,一些员工申请了劳动仲裁,然后到法院申请限制法人高消费。在谈融资过程当中,我已经被‘限高’好几次,对出行造成很大不便。经过和股东的商议,我们变更了法人。”

“我也看到很多谣言出现,比如卷款跑路,比如转移资产,种种谣言,我相信会随着政府部门的介入调查而水落石出。”马晓东说,公司所有高管都不会离开上海。

天眼查APP也显示,2019年7月,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蘑菇租房)投资人信息变更,蚂蚁集团旗下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退出。

此外,包括姜长辉、许婷婷等多名高管已从蘑菇租房的主要人员当中退出。

马晓军也透露了目前的进度。2月3日0点开始,蘑菇租房关闭了在线支付业务,蘑菇系统继续保持正常使用。

对后续事件的进展情况,AI财经社将持续关注。

(应采访者要求,张珂、金城、阿麦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ntaxe.cn/6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