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电路正式成为一级学科 根本上解决“卡脖子”问题

集成电路正式成为一级学科 根本上解决“卡脖子”问题

作者: 金叶子

为了培养创新型人才,解决制约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我国正式将集成电路设置成一级学科。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日前印发通知明确,设置“交叉学科”门类,并于该门类下设立“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一级学科。“交叉学科”也成为了我国第14个学科门类。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一些重要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已经呈现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新的学科分支和新增长点不断涌现,学科深度交叉融合势不可挡,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的需求更为迫切。

赛迪顾问副总裁李珂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应用市场,在应用创新方面具有很大优势,但在基础研究与原始创新方面一直存在差距,这也是被“卡脖子”的根本原因,此次集成电路上升为一级学科,将在科研资源向集成电路领域汇聚上起到推动作用。

一级学科有何意义?

随着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通信的普及,集成电路已经从最初单纯实现电路小型化的技术方法,演变为今天所有信息技术产业的核心,成为支撑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

当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技术创新能力不断提高,产业发展支撑能力显著提升,但仍存在核心产品创新能力不强、产品总体处于中低端等问题。

“作出设立‘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的决定,就是要构建支撑集成电路产业高速发展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从数量上和质量上培养出满足产业发展急需的创新型人才,为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说。

早在2015年,教育部等六部门就共同研究决定,支持一批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或筹备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加快培养集成电路产业急需的工程型人才。

目前,国家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共有28所。同时,去年8月国务院印发的《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也强调,加强集成电路和软件专业建设,加快推进集成电路一级学科设置,支持产教融合发展。

由于行业特殊性,集成电路技术门槛较高,横跨物理、化学、材料、化工等多学科,且从设计到生产离不开实践积累。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解释,由于“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和“国家安全学”两个学科研究对象的特殊性,在理论、方法上涉及较多的现有一级学科,显示出多学科综合与交叉的突出特点,经专家充分论证,设置在交叉学科门类下。

“长期以来,各方发展交叉学科的积极性比较高,也提出了很多有益的意见建议,但对交叉学科的内涵外延、演变规律、建设机制等缺乏统一认识,在概念上往往与跨学科研究相混淆,容易造成盲目上交叉学科的倾向。”该负责人补充,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正在研究制定交叉学科设置与管理的相关办法,进一步明确什么是交叉学科、交叉学科如何建设发展、依托交叉学科如何开展人才培养等基本问题,并在交叉学科设置条件、设置程序、学位授权与授予、质量保证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

从事半导体行业近20年的业内人士李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集成电路人才存在市场缺口极大、缺乏相关专业大学毕业生等问题,一级学科的设立,则是从解决缺乏对口专业毕业生的问题着手。

“我们的高校缺少针对性的专业学科,除了几所重点高校,几乎没有大学有集成电路学科,而集成电路的极致专业性,使得企业无人可用,一般的计算机等学科不具备相关能力。所以芯片公司往往都会提前一年就去大学抢人。”李琳还表示,目前海外形势也不利于集成电路方面的留学生,更需要我们自己培养人才。

集成电路人才培养缺什么?

尽管近年来政、企、学界对集成电路行业愈加重视,但是人才缺口现象仍然存在。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下称《白皮书》)统计,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规模约为51.19万人,较上年增加5.09万人,其中设计业、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分别为18.12万人、17.19万人和15.88万人。

按当前产业发展态势及对应人均产值推算,《白皮书》预测,到2022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4.45万人左右,其中设计业为27.04万人,制造业为26.43万人,封装测试为20.98万人。也就是说,目前行业人才仍有20多万的缺口存在。

在高校就业方面,《白皮书》显示,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博士毕业生更愿意进入高校或科研院所工作,本科生直接就业的比例远低于硕/博毕业生。总体而言, 人才匮乏形势仍然严峻,人才结构明显失衡。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集成电路所所长王世江此前在解读《白皮书》时表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建设存在四点问题,分别是领军和高端人才紧缺,对人才吸引力不足;人才培养师资和实训条件支撑不足,产教融合有待增强;我国集成电路企业间挖角现象普遍,导致人才流动频繁;我国对智力资本的重视程度不足,科研人员活力有待激发。

其中,王世江特别提到:“希望通过一级学科建设把产教脱节问题尽快解决。”

发展集成电路,资金、人才、时间三个要素缺一不可,如果说科创板的设立给半导体公司带来更多想象空间,并改善了行业人才的待遇问题,一级学科的设立则是从体制机制方面解决了人才培养中的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微纳电子学院院长吴汉明认为,国内高校集成电路专业要加强产教融合,这个专业的学生至少要会做晶体管才是合格的。

吴汉明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集成电路教育要全国一盘棋,要加强芯片制造的一些基本教材编制,制造相关的教学工作也要开展。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在去年年末的一场集成电路人才论坛上也表示,虽然政策、资金对集成电路人才培养都给予了高度关注,但企业界认为招人用人还是很难,数量还是上不去。

“集成电路人才的缺口,代表整个社会可能缺乏一种正确引导、缺少一些政策引导,或者企业能支付的薪酬和行业吸引力没有那么强烈。我们需要需求方、供给方和政府三方共同努力来缓解矛盾,逐步达成供需平衡状态。”周玉梅说。

周玉梅认为,从高等教育规模来看,我国高等学校的数量一点都不少,但是集成电路行业对于高学历的要求,远远高于整个中国的平均数。“作为供给方,在扩大规模的同时要提升质量,在学习书本知识基础上提高实践能力,让产业技术进步的发展被学生了解,提升工程化教育能力。”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ontaxe.cn/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